发布日期 2020-03-14

一周文化圈|《花木兰》《速度与激情9》等多部影片撤档

原标题:一周文化圈 | 《花木兰》《速度与激情9》等多部影片撤档

一周文化新闻速递:受疫情影响,好莱坞大片接连宣布撤档或延迟上映。日前,迪士尼决定将《花木兰》全球撤档;3月13日,诗人杨牧病逝,终年80岁;3月9日,单向空间联合淘宝直播、薇娅viya共同发起“保卫独立书店”直播企划,6家书店直播共发声。

《花木兰》《速度与激情9》等多部影片撤档

受疫情影响,好莱坞大片接连宣布撤档或延迟上映。距离原定上映日期还有两周,迪士尼决定将《花木兰》全球撤档。电影原定3月27日在北美各大影院上映,目前迪士尼暂未宣布新的发行日期。

《花木兰》导演妮基·卡罗也在社交平台公布了这一消息,“拍这部电影是我职业生涯最满足、最兴奋的经历,我很激动地想要跟全世界分享它。但考虑到如今形势多变,很不幸地,我们不得不推迟《花木兰》在全世界的上映时间。我们的心与全球被新冠影响的人在一起,也希望木兰的战斗精神继续鼓舞那些全力保证我们安全的人。”妮基·卡罗还表示:“迫不及待等待影片再次定档,我们能一起体验一个战士女孩成为传奇的故事。”

一直以来,花木兰在西方观众心中的地位都无法撼动。动画版《花木兰》1998年上映时,就在全球收获3.04亿美元票房,并获得金球奖和奥斯卡提名,也成为西方观众了解中国文化的“启蒙片”。与其他公主不同,木兰坚强、独立、勇敢的女性形象,成了无数女孩心目中的英雄。花木兰的魅力,让她成为迪士尼的八大招牌公主之一。

前不久,《花木兰》全球首映礼正式举行,媒体口碑反馈亦随之到来。很多人纷纷称赞了刘亦菲的演技,表示其对花木兰的演绎 “体现了人物内心揉杂的复杂情感和转变”。另外,很多武术动作场景也颇受赞誉,被观众称作是一部优秀的迪士尼经典动画改编真人影片。

从影片目前释出的物料我们也可以看到,化身中国古代巾帼英雄的刘亦菲,在《花木兰》中进一步塑造了自己的“打女”形象,从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步步成长为军队领袖,在战场披荆斩棘、保卫疆土,这样的刘亦菲也在国内社交平台引发了很多观众的期待。

同属于迪士尼宣布旗下的影片X战警系列新作《新变种人》和《鹿角》也选择撤档。目前迪士尼还保留着《黑寡妇》5月1日的上映计划。除了迪士尼,环球影业也宣布将《速度与激情9》的档期调整,从今年5月重新调整至2021年4月全球上映,同年4月2日登陆北美院线,档期推迟近一年。

台湾诗人杨牧病逝 享年80岁

据台湾媒体报道,3月13日,诗人杨牧病逝,终年80岁。

杨牧1940年出生于中国台湾花莲,本名王靖献,最早笔名其实不叫“杨牧”,而是“叶珊”,1966年赴美国伯克利攻读博士学位,见证了1960年代的美国平权运动,并将笔名改为杨牧,尝试以诗介入社会。其代表作包括《杨牧诗集》《山风海雨》等,其诗集被翻译成多国语言,包括英文、法文、德文、日文、捷克文等。多年来,他一直被认为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有力竞争者。

《奇来前书》(2014)《奇来前书》(2014) 《杨牧诗选》(2015)

1972年,他将笔名从具有浪漫色彩的“叶珊”改为更显沉郁的“杨牧”,由此也标志着他诗歌风格的转变。

叶珊时期的诗歌作品,受《诗经》与浪漫主义诗歌影响较大,例如他的第一本诗集《水之湄》,其意象便取材于《诗经》: “南去二十公尺,一棵爱笑的蒲公英/风媒花把粉飘到我的斗笠上/我的斗笠能给你什么啊(寂寞里—— )/我的卧姿之影能给你什么啊(寂寞里—— )”。

在浪漫主义诗歌的影响中,又尤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的作品为最。在进入大学时,杨牧主修的专业为历史系,后因为兴趣不和,杨牧将专业转为英文系,1964年,在前往爱荷华大学学习的时候,杨牧还接触到了古英语的魅力。

“哪里除了辽阔的风景外,对我影响最深的,便是上课的方式。譬如古英文,老师并不是直接翻译给学生听,而是反问学生,这句话该如何解释?文法又如何分析?”

这段与诗歌翻译相关的感触,后来也在杨牧的散文集《破缺的金三角》中再次阐释,“退后一步,试图反诘,说不定你的原意和你的表达方式之间不幸有些距离是不是?”这期间,爱尔兰诗人叶芝成为杨牧最关注的诗人。

而在笔名更换为“杨牧”的年代,杨牧在诗歌写作上,也在浪漫主义之外增添了大量现实反问,尝试以诗歌介入现实。1984年,杨牧还出版了散文《交流道》,以更直接的文字观察社会现象。

除了是一名诗人外,杨牧还是散文家、评论家、翻译家、学者。杨牧曾任马萨诸塞州大学助理教授、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教授,1995年从华盛顿大学退休后,结束了长达30年的海外任教生活,返回台湾后任政治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讲座教授,2013年回到出生地花莲,担任台湾东华大学荣誉教授。

“我不想重复自己,现在正努力追求诗的新境界,但那是什么?商业机密。”向来给人严肃印象的诗人杨牧,在2018年11月30日台湾东华大学“杨牧文学研究中心”揭牌时,还曾幽默表示:“我一生都在研究别人的文学,没想到如今换我自己被人研究。”逗得现场哈哈大笑。

“保卫独立书店”直播企划,6家书店直播共发声

3月9日,单向空间联合淘宝直播、薇娅viya共同发起“保卫独立书店”直播企划,包括先锋书店、1200bookshop、晓风书屋、精典书店、乌托邦书店在内的5家独立书店店长与单向空间的创始人许知远连线,聊到了疫情之下的书店现状。

据实体书店联盟“书萌”于今年2月对全国1021家书店的调查,受此次疫情影响,截至2月5日,90.7%的书店选择停业,超过99%的书店没有正常收入。尽管最近两周陆续传来了书店复业的消息,但疫情之下,客流量不复往日。

2月24日,许知远在“单向街书店”的微信公众号上,发出了一封众筹求助信:疫情迟迟没有尽头,书店撑不住了,单向空间希望以众筹的形式征集书店资金,保证书店的持续运营。

“被迫在家办公的日子,我们万分焦急,也想尽办法自救。已经紧急通过各种线上平台进行储值优惠、在线直播、建群秒杀等促销,但巨灾之下,收效甚微,每次推广仅能带来几百元的收入,连值班店员一天的工资都不够。”

根据单向空间的估计,书店 2 月份收入较往年直线下滑 80%多,对这个本来就利润微薄的行业来说,无疑于绝境。此外,单向空间的电商销售自 1 月以来也几乎腰斩,一半以上的供应商未能开工,所有产品制作项目陷入停滞。

在此次直播中,许知远毫不掩饰自己对主播一角的“难以适应”,每每连线一位书店同行,他几乎都要问一句:“你也是第一次做这玩意吧?”在几番闲聊、打趣、问答与思考后,他说:“每个书店人都不是孤立的,大家都是这个群体的一部分。诚实和爱,是我们应对危机最好的方式。”

南京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感慨,门店关门一个多月,是先锋二十多年里从来没有过的先例,“不只我们,很多书店都遇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。这样的困难还不会是短期的,尤其当人们习惯了网上消费,未来实体书店的客流怕是堪忧。我现在看着空空的书店,真有点心碎,有点心痛。”

许知远和钱小华

在疫情时期,先锋书店也发起了很多活动,比如“寄给2020某一天的你/TA”、“先锋气味盲选”等等。钱小华透露,书籍盲袋这样的形式挺受读者喜欢,很多人还特意注明要他亲自选书。“我们也有自制布包、手工书签、手写明信片等,想让读者通过更多的形式亲近我们。”

在这一晚的直播里,最令人难受的或许就是乌托邦书店创始人童兴家的这一句,““这四年,我唯一失去的就是金钱。其他的,全部是我的收获。”2月底,他发布了《乌托邦书店结业通告》:“自16年至今,乌托邦前前后后走过来四个年头,虽然一路辛酸,但也都算挺过来了。然而,在今年的春节,由于此次疫情影响,我们实在无力前行。选择结业,或许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 ‘止损’方式吧。”

这家小店曾发起过众筹观影系列活动、西西电影工坊系列活动、乌托邦民谣系列活动等,受到不少读者的喜爱。根据通告,乌托邦的结业时间定在今年5月1日的前后一周。

海盐乌托邦书店

事实上,这次直播的反响相当不错,直到结束时,最高在线人数达到14万人,而包括单向空间在内的6家书店准备的盲袋,包含不同书店的精心选书、限定文创产品,在直播间里的销售也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。

或许在经历过此次疫情后,实体书店行业的商业模式会迎来新的改变和转机,也希望更多优质的书店可以存活下来。

聚合阅读 花木兰 文化圈 影片 速度 激情